闻明律师所欢迎您!!!
 


[推荐]主任诗集


一级残赔偿案--
杀人犯判轻罪
"杀人" - 正当防卫
两性人告医院(下)
两性人告医院(上)
杀人判无罪

  首页 > 鏂伴椈涓績

英霞集团22亿集资诈骗案——无罪辩护词
辩  护  词
 
 审判长、审判员:
          根据法律规定,受被告焦英霞家属的委托,经黑龙江闻明律师所指派,依法出庭参与诉讼,现发表以下辩护意见。
          首先,辩护人认为被告人不构成检察机关指控的集资诈骗罪,是否构成该罪,从犯罪构成的四个构成要件中的一个要件即主观故意即可考察出,认定主观故意要有法律依据,现在重要的法律依据就是《全国法院审理金融案件座谈会纪要》的内容,关于主观故意的问题,有七项规定,只要有一项即符合,而本案没有一项是符合的。
第一、     明知没有归还能力而大量骗取资金的即构成集资诈骗罪,而本案不是
(1)、2002年即认定为诈骗的七年初始之年,而当时公司正在兴旺发展,怎么知道七年后无法归还呢?谁又能知道七年后的事情呢?今天的无法归还,绝不是集资诈骗的当时,就已经明知的无法归还。
(2)、公安机关在讯问笔录中多次对多位被告讯问了“能不能归还的问题”,被告人均回答不能归还而这一回答是否能够就生搬硬套在《座谈会纪要》的第一项的明知不能归还而大量骗取资金呢?本案是不能的。
第1、侦查机关的讯问不是一问一答式的,即问什么,答什么。
第2、侦查机关并未就这一回答进行深入,细致、全面客观的进一步讯问。
第3、本案历史七年之久,而未就每一阶段的情况进行询问是否能归还,而是以偏盖全,以点盖面。即仅就最后一年或仅就最后报案人的报案而被被告人被抓这一阶段的情况进行询问是否能归还。
第4、最后阶段是2008、2009年资金紧张,无力归还,这已经是众所周知的,确实已经到了无力归还的时候了。此时此刻,不用问,也是无力归还了。不能归还,怎么问都是这样,问能否归还,在某种程度上说都是多余的了。能还的话,还能进监狱吗?进看守所吗?
第5、“能否归还”,不能以最后的一两年的情况往前推六、七年前的事实。
其次,这样推理不但推不准确,对于本案却能推出错误的结论。
1、            首先,检察机关也认定了22亿多的累计资金,但最后认定损失7.59亿。就这两个数字本身比较来看,返还的还是三分之二,有此怎么能认定从2002年开始就知道无法返还呢?这一组数字即铁的事实已经证实了,他们不但不存在“明知不能返还”的问题,而是他们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们返还了绝大部分的钱款,从而否定了“不能返还的问题”。
2、            起诉指控8264人次,如果从2002年至2008年不能返还,试想,这几千人,哪一个都是具有正常思维的,而且绝大部分获利者,都是看到真金白银哗哗流入自己的腰包的。否则,22亿多人民币怎么会人间蒸发了呢?如果不是看到这么多年来这样高额归还本利,怎么会有七年来的一直在有人投入呢?所以,用股民的人数,返钱的钱数,持续多年的年数看,恰恰证明了,不但能归还,而且确实也达到了双倍的归还。一是因为高利,二是钱没了。检察机关无证据证实挥霍了。三是如果认为没归还,那么钱哪去了呢?如果认定没归还,那么本案起码也是个事实不清。
3、            企业的自身发展也证明了,他们一直在寻求发展,在做大企业,在归还资金。
第(1),众多企业发展,尤其订单农业。
第(2),有的项目未谈成,现在看来,成了被告们的掩盖事实真相的罪责依据了,在生意场上是千变万化的,尤其是2007年开始的世界金融危机是众所周知的,南方的许多大中小企业纷纷关门,有的甚至倒闭,我们不能否认这一现实吧?但恰恰这一世界性的金融危机,不也是让英霞集团赶上了吗?如果没有这一世界性的灾难,与外国的几笔贸易谁敢说不会谈成,谁敢说不能再有新的贸易伙伴呢?
第(3),如果真就像有的集资诈骗那样,就是用钱来玩游戏,他们有必要互相去考察,跋山涉水,千里迢迢,奔赴海外吗?大量投入订单农业吗?直接就骗,不用分文的投入,那岂不是更快更好吗?
第(4),从起诉书看,七年来企业的发展似乎都成了诈骗的手段,或是为了诈骗而准备了七年,或者说七年来边发展,边诈骗,即没有一项不是为了诈骗而存在的,这客观吗?是极不客观的,这会给人以误解,这会给事实以歪曲,这会给定罪量刑以危害的。
第1、在我国现有的工商管理体制下,即外资有优惠政策的诱惑下,我国的众多企业上演着外贸回购企业或谋求海外上市等,这是制度的特色或制度的缺陷所致,这一切绝不是英霞集团的发明,也不是他独有的,实质上,在某种程度上说已经成为壮大企业的方式之一,而事实上有无数的企业就是通过此种手段而壮大,成为众人瞩目的企业,而没有一个单单因此行为而成为阶下囚的。所以,此行为无可厚非。不能成为英霞集团被告们有罪而罗列的一个事项。
第2、七年来,众多部门的肯定、鼓励、赞扬,是不断坚定被告人发展农业的信心和决心。单位奖励,业绩,订单农业受到四十多个单位表彰。订单农业发展的具体情况:
 
关于哈尔滨英霞集体实业有限公司订单农业发展情况的说明
 
英霞公司自1998年创建至2008年,十年来始终以农业开发为己任,以科技创新为先导,以农产品深加工为主业,以拉动农村经济发展和带领农民致富为目的。实现“企业+基地+农户”的订单农业经营模式,是广大基地农户快速脱贫致富。
订单农业发展的具体情况是:
一、   仙人掌种植基地:
从一九九九年至二OO五年先后在哈尔滨市农科院、呼兰科技园区、宾县、万宝镇、红旗乡国家农业开发生产基地、长春市东官区、延寿县,建立仙人掌生产基地300亩,每栋日光温室大棚年收益2万元左右。二OO三年在平房区平新镇新华村购买土地和大棚温室30栋种植仙人掌,由公司自主经营一直到2008年。二OO五年又与大连市炮台子镇合作种植仙人掌50栋(34000平方米)。
二、   谷子、玉米、大豆种植基地
从二OOO年在双城市朝阳乡成乐村、团结乡团结村种植谷子100亩,生产基地一直发展到二OO四年。
二OO四年先后有在巴彦县友好乡、宾县新甸镇、三宝乡、胜利乡、唐房乡、内蒙扎赉牧旗、依兰县江湾镇、桦南县明义乡、辽宁海峰市等地种植谷子、玉米面种平均每年6000多亩。二OO四年基地集中到呼兰区,先后在沈家镇、石人乡、莲花乡、杨林乡建立有机种植生产基地10000多亩的谷子、玉米、大豆种植面积,一直发展到二OO八年。
三、   功能水稻种植基地
公司于南京农业大学、中国农业科学院于2006年合作,公司买断此专利权,在江苏省东海县平明镇建立功能水稻生产基地,种植面积由6900亩发展到近万亩,一直到2008年末。
四、   公司与种植生产基地的利益关系
公司采取订单合同形式,春订合同生产计划,夏季技术指导检查强收,秋季按质要求现金收购入库。
公司每年都要垫付50%的生产物资费用,包括种子、肥料、农药、运费,对农产品收购价格要高于当年市场收购价的15%,对于因基地当年受自然灾害而造成的减产,达到3-4成减产的农户,公司还给农户补助产量的30%收购资金,以确保农户减产不减收。
凡是与公司签订合同的农户亩均增收200多元,户均增收4000多元。
由于公司保证了农户的积极性,公司才有了可靠、安全的生产原料,从而保证了公司的产品质量,才能使广大消费者喜欢公司的产品。
以上的一切说明了英霞集团确实工作了,贡献了。从而从另一个侧面证实了,英霞集团的做大企业的客观事实,而不是具有主观诈骗的故意。
第二,难道这些部门对英霞集团此时此刻或彼时彼刻的行为认定都是毫无依据的吗?或者说难道他们也都是在帮着英霞集团实施诈骗吗?这是说不通的吗?而检方指控,2002年至2008年间涉及的所有的钱都是犯罪的钱,2002年至2008年间涉及的所有的企业行为都是犯罪的组成部分,这是不客观的。究其原因是逆着推的原因。也就是说,既然犯了事,那么以前的事都是为此做准备。实质上这是不知不觉地走入了客观归罪的误区了。
总之,《座谈会议纪要》指出,应当坚持主客观相一致的原则,既要避免单纯根据损失结果客观归罪,也不能仅凭被告人自己的供述,而应当根据案件具体情况具体分析。而本案的指控偏离了这一原则。本案中检方的指控,原则是2002年到2008年的钱都是诈骗来的钱,2002年到2008年的事全都是诈骗的事。从而得出结论是这个企业的领导层及众多的被告人,七年来天天想着骗人,天天在做着骗人的事,从起诉上看七年来就没做一件好事。这是不客观的,众多的农民曾经受了众多的益处,不是事实吗?数千万的投入农业不是事实吗?
二、《座谈会议纪要》第2项规定非法获取资金后逃跑的构成诈骗。七年前,天天可谓获取资金,兴旺时可她没跑,紧张时她没跑,股民把办公室都给砸了她也没跑,在机场被抓获与在家被抓获道理是相同的,因为在此之前,公安机关并未对其传唤或通知如何。据此项来看无诈骗故意。
三、《座谈会纪要》第3项规定:肆意挥霍骗取资金的构成诈骗。事实上,她节俭的程度完全与其掌管的数亿或数十亿资金的身份是不相符的,一件名牌没有,买布料做衣服,最令人不解的是自己家属、妹妹、外甥女的房产全都抵押贷款,然后将房款作为利息返给了股民。这些行为能看出一丝一毫的诈骗了吗?这是没有一丝一毫的诈骗故意的。
四、《纪要》第四项规定使用骗取资金进行非法活动的。构成诈骗,本案没有。
五、《纪要》第5项规定:抽选、转移资金、隐匿财产以逃避返还资金的构成诈骗罪。
而焦英霞家庭本来系中医世家,各个子女继承一科,开设诊所,可谓兴旺发达。而因为此一案,各家都倾其所有,支持这个企业,有钱的借钱,无钱的贷款,返还股民的欠款。从而使其兄弟姐妹、90岁的父亲无不陷入经济的危难之中和巨大的精神痛苦之内。所以焦的行为没转移所谓骗来的钱,而恰恰相反,把自己家的钱给转移到别人家去了。这怎么叫诈骗呢?
六、《纪要》第6项规定,隐匿、销毁账目或搞假破产、假倒闭,以逃避返还资金的,构成诈骗罪。而本案不符合此条规定。这项原则的逻辑关系式,隐匿、销毁是前提,从而达到逃避返还的目的。这样的隐匿、销毁才构成诈骗罪,而被告的行为能不能达到逃避返还的目的呢?客观上是不能的,这也不是他们的真实目的。
1、隐匿、销毁主要是怕公安机关的查处。
2、隐匿、销毁主要是股民的打砸抢,而股民事实上也打了,砸了,也抢了。
3、各种收据、票据都在股民手中,股民拿来票据就能证明一切,而不因英霞集团有无而是否认可的问题。这一点,股民知道。焦英霞知道,任何人都知道的问题,因为股民每拿来一分钱都要开出一分钱的凭证,这一点在本案中没有一次是例外的。
4、隐匿的原因还有保护上市公司的资料不被抢。
总之,被告人的行为不具备《纪要》规定中的任何一项。因此,被告人不构成集资诈骗罪。
第二个大方面,即本案的指控不当之处是前七人为集资诈骗,后七人为非法吸存,从而进一步证明了指控焦英霞诈骗是错误的。
一、这一指控违背我国关于共同犯罪的法律规定及法律理论。
我国刑法第25条规定,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在本案中,检方指控的事实是2002年至2008年所有的被告人参与犯罪,那么,同一单位的人员怎么能有两个犯罪的故意呢?如果这样定有如下矛盾难以排除.:
(一)、在本案中两个故意共同持续七年之久,这是不能成立的。如果是焦英霞等七人持续七年的非法占有为目的,那么,难道各个部门经理及财务人员不知不晓吗?单位的重要活动、日常管理、集资计划、返利标准,难道后七个人不知道吗?
其次,天天返利,企业留一部分发展,即资金的去向众所周知,如果说三、五天不知道,那么说六、七年,一、两千天还不知道自己的公司是什么样吗?之所以该公司做出这么大的事,岂会是上下一条心干出来的,怎么能有两个故意呢?
(二)、在某种程度上说,没有后七个人的行为,前七个人的行为能存在吗?
(三)、前七个人的行为和后七个人的行为怎么能分得开呢?所有的钱难道不是由下而上进到英霞集团的吗?最简单地讲,到焦英霞手中的钱哪一分不是通过其手下的手而到焦英霞的手中的呢?怎么无形中有两个故意呢?同一行为,同一故意,是多么明显的。
二、检方在指控两个罪名的同时,在起诉书的叙述事实的过程中讲了后七个人受焦英霞的指使或授意如何,如何?这说明什么?试想,被指使人干的是非法吸存。而指使人是另一个罪名,这能成立吗?就像一个人让另一个人去杀人,另一个人把人杀了,那么他们犯了一个罪名还是两个罪名呢?基于共同的故意,虽然行为上有差异,但是构成一个罪名的,除非是实施者没接受授己者的意图而另行实施他事,而本案的指控是后七位完全按焦英霞的授意行事。所以,在已经认定其为共同的一个故意。其主、从按着授意行事,却作出了两个罪名的指控,这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
三、从集资款的全部数量的角度看,如此指控也是错误的,本案指控焦英霞累计总额22亿。那么,包不包括非法吸存的部分呢?从指控看不包括。那么问题就出现了,如果本案加上吸存罪的部分,涉案金额累计达44亿多,而实际本案进出的累计的确是22亿,从22亿扩大到44亿,而实际钱没有这么多。就是由于为了定两个罪名而不得不再计算一次犯罪数额,试想这成立吗?
四、从被害人的人次上看,如此指控是错误的。起诉指控焦英霞等前七人的被害人次数为8264人次,而指控杨伶的吸存人次为8208人次。这不就极为矛盾吗?
(一)、被害人到底总共是8000余人次呢?还是增加了一倍的1.6万人次呢?如果定两个罪名,必须两个行为,那么本案的事实就会改变,而不是指控的8000人次了。而是一倍了,这是一个矛盾。
(二)、一个被害人到底是被害了一次,还是被害了两次呢?事实上,被害人交了一次钱,一个行为。要么是吸存,要么是被骗,而决不能50%的钱是吸存,另50%的钱是被骗的吧?
五、违背了刑罚的原则
如此指控表面上是对一部分被告要从轻处罚,实质上是对全部案件加大了刑罚的力度,违反了罪刑相适应的法定原则。
(一)     因为无形中对一个案件的主犯适用了有别于从犯的罪名,使得主从犯的量刑比照原则失去了。因为不是一个罪名从而无法比照量刑。刑罚26条、27条是有明确规定的,这样就导致了一个案件、一个行为、一个犯意,共同的赃款,共同的犯罪数额,共同的被害人,共同的结果,却不能在一个案件里处理,有悖法律。
(二)     在非法吸存的案件谁是主犯的问题,在众多被告人的犯罪中,把主犯给丢了这是讲不通的。吸存的犯罪中,七个人犯罪,涉及22亿,没一个主犯,在司法实践中都是主犯的案件有,而七个从犯罪中一个主犯也没有的案子还没有。如果说有,仅此而已,这样的共同犯罪没有人领着怎么能干呢?刑法规定主犯要从重,从犯要从轻,而本案将来怎么量刑呢?
(三)     关于返赃从轻处罚的刑罚原则问题怎么适用呢?钱到哪去了呢?众所周知到英霞公司了,现在扣的有车、有房,如果返赃,从谁处返呢?从焦英霞的角度返了,那是返的诈骗款,犯诈骗罪的人应从轻,如果是返的吸存的钱,那么后七人应从轻。可事实上,被扣的这些钱能分出是两类案件犯罪的钱吗?怎么分?按指控看是对半,但怎么对半呢,哪一半是吸存的被害人,哪一半是诈骗的被害人呢?因为案件一旦结束,即面临返赃,因为赃款的类别无法认定,被害人的类别也无法认定,从起诉看一个被害人被两类犯罪分子所害,即两类犯罪分子需要各自返还犯罪所得,即返总额的两倍赃款,这样才能符合起诉所造成的错误逻辑。所以,据此,指控本案两类犯罪于情不和,与理不通,与法不符。
三、关于实际损失的问题
起诉指控焦英霞造成的投资人实际损失人民币7.5亿元,这样指控是不准确的。
(一)、英霞公司还有资产、房产,当时投资……此项投资的款也来源于被害人的钱。所以,有资产在,就等于被害人的钱还在,那怎么能说已经损失了呢?
(二)、公安机关扣押的财产,在结案后要返还的,那么,就弥补上了起诉所说的实际损失。那他们的实际损失岂不就不是现在的7.59亿吗?所以说,现在实际损失7.59亿,为时过早,不客观。
(三)、按现在的指控定案,实质上是人为的扩大损失,会增加对各被告人的处罚的,这与事实不符的。
(四)、出局人员所获得的违法利润的问题
一、要查清事实。
二、要定性准确。
三、在查不清的情况下,要按无罪推定的原则,而不应按有罪的推定原则。
所谓出局人员,就是获得了巨额利息之后走的,他们拿走的钱实质是后来投资者的投资款。而本案的指控在这一点上是一个空白,即实际上是一个人也没有出局,或没有一笔投资款是拿着高额利息再来投的,这样指控一是不客观,二是加重了对被告刑罚。三是损失的数额对不上。四是将所获得的利息再投入的本质上就是全部投资款中包括一部分非法所得,不应列为其所受实际损失。
其次,本案客观上确实有难以查清之处,那么就不应按有罪或以犯罪来推定。
四、关于刑罚的问题
我国刑法第61条规定,对于犯罪分子决定刑罚的时候,应当根据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判处。也就是要符合法定,酌定综合因素定案,否则有失偏颇。本案是综合的众多因素铸成的一起案件,下面一些原因不能不作为量刑的一些情节考虑。
一、   股民的原因。即被害人的过错,应当是一个不得不考虑的量刑依据。
1、            本案涉及数个被害人,哪一个都是精明的,因为确实大量返钱了,才纷纷进入的,绝不是像起诉书指控的,观看个展览、展示各合同那么简简单单地就能掏钱的。如果这样认定那是对股民智力的低估,也是对被告们的高看。起诉书夸大了所谓的欺骗,而没有立足于股民的大量获利,巨额利润才是他们参与的真正动因。
2、      国务院《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办法第18条》:“因参与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受到的损失,有参与者自行承担。”已经表明了股民过错的含义,也是从法律或政府的角度表明了立场,也认定了责任,即政府不支持过错的行为,法律不保护这种本身有过错而又有损失的行为。因为这种行为对于任何成年人都可判断出来的标准,而还参与违法,在一定程度上,造成违法甚至犯罪的严重后果,哪一个集资人不是抱着用后边人的钱去获自己先进来这样的优势而获利的心态呢?难道这是一种合法的获利吗?我国GDP10%,美国4%,而英霞集团按60%、70%的增长,哪一个股民不知道这种情况背后意味着什么?所以,千千万万的股民,千千万万的股民的获利应当都作为本案量刑的根据,办案涉及的每一分钱中有英霞集团的罪过成分,但每一分钱里也有股民的贪心在里面。本案涉及的每一分钱表面上归结到英霞集团名下,而实际上绝大部分又回流到股民的腰包。
从钱的去向看,英霞集团所谓22亿资金进去,但他本人用了多少,只是为办公的用车,开公司的房子,如果他按1%的比例用于个人生活的话,那也得2000多万的挥霍,可惟独这一点,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由其挥霍或用于个人生活,个人用途,而这一点是与众多的集资诈骗不同。可见,股民的过错,不能不说,不能不考虑。拿到大量返利的被害人,当初谁认为英霞集团在骗人呢?谁都认为是英霞集团为他们创造了财富。有的甚至将其敬为神,敬为佛,而焦也在众多人的奉承之下飘飘然了,她之所以走到了今天这一步,坐在被告席上,她的罪责难道是她自己能够酿成的吗?实际上是一个众多的过错酿造出来一个英霞集团,众多的责任造就出了一个焦英霞。
二、   管理部门的原因
该公司持续七年,年年年检,难道经营是否合法不是工商管理的一项吗?七年的违法都没有发现吗?
三、   新闻报道的问题
2004年就报了,《生活报》全省发行,30-万份,6年前就报了,可是没有任何部门查处,这又说明了什么?
1、        这只能误导英霞集团,可以继续这样干下去。
2、        这同样也误导了股民,这是可以继续干下去的。
3、        2002年开始犯罪,如果04年登报就查处了,何至于22个亿,8千多人次呢?这个罪责也让英霞集团承担吗?
4、      15个被告中大部分是50多岁的人,他们不懂法,只为获利,他们并不是偷偷摸摸地干,而是大张旗鼓地干,如果当初他们知道犯罪,他们谁也不会这样干,近万人的股民参与者如果认为是犯罪而为什么在七年之后才举报呢?在7年之内这些个行业都有的股民在七年之内没有认为是犯罪的,没有举报的,难道就应当让本案15个被告人能够认为是犯罪这是不客观的,在他们心目中是合法行为,因而泰然处之。总之,让在这样一个放任的环境下,甚至可以说等于默许的行为而造成的一切后果让英霞集团的这几个人全部担当。
(一)他们是担当不起的。
(二)根本不是应当他们独自承担的。
(三)如果完全让他们承担,那是在搞客观归罪。
(四)如果完全让他们承担,那是纯属于以泄民愤,从而满足部分股民而不顾及客观事实真相。
(五)是一种把全部罪责推到某些人身上,而又一次纵容或默许了其他监管部门的失职。
1、本案系单位犯罪,详情已在庭审中发表。
2、鉴定不客观,不准确,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总之,如果要早查,而不是持续七年,焦英霞不会坐在今天的法庭上,所以,法庭量刑时,应当考虑以上情节。
 
                                                                       黑龙江闻明律师事务所
                                                                         辩护人:王文明
                                                                         2010年11月14日
闻名律师,闻名律师所,闻明法律网,闻明律师,闻明律师所,闻明律师所欢迎您!!!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十字街94号(四层) 法律咨询热线:0451--88007007,82762106 网页搜索:黑龙江闻明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14 闻明律师事务所 Wenminglawyer.com版权所有 不得擅自复制、摘抄、转载本站任何内容,否则一切后果自负